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庭宾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中国预测国际金融危机第一人”、黄金权威专家、中华元智库创办人,著有《反热钱战争》、《黄金保卫中国》、《你可以是菩萨:企业道与菩萨法》等专著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结构调整:“两难”背后的“真难”  

2010-07-19 10:3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中国结构调整:“两难”背后的“真难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从“信贷大包干“千呼万唤不出来谈起

 

 

   

    中国经济正越来越难,越来越“两难”。

    ——3月5日,温总理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:短期问题和长期矛盾相互交织,国内因素和国际因素相互影响,经济社会发展中“两难”问题增多

    ——5月13-14日,温总理在天津视察时谈到,国内外形势仍然极其复杂,宏观调控面临的两难问题不少。

    ——7月3日,在湖南长沙的座谈会上,温总理再次强调,宏观调控面临的“两难”问题增多。

    这些两难是否有解决的办法呢?总理说,“我们不仅要大力解决那些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,同时又要有针对性地解决当前存在的突出的紧迫性问题,这些都必须在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前提下进行。”

    这三句话其实很平衡,也很到位:大力解决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是治本;针对性解决当前存在的突出的紧迫性问题是应急;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是创造条件。

    现实的主要矛盾是,长期的结构性问题难以改变,甚至越来越顽固,由此繁衍出越来越多问题涌上前台,突出的紧迫性难题越来越多,而且相互拖累,应急处置只是扬汤止沸,釜底不抽薪,矛盾反扑的会更厉害,如此下去,最终难免威胁经济发展,甚至威胁到社会政治稳定。房地产调控如此,医改、教育改革也是如此。

    “多重”两难意味着什么呢?它标志着过去变革回避核心主要矛盾,行政绕着既得利益阻力走,乃至于工作顺从既得利益扩张的方式已经撞上了南墙——这堵墙就是中国民间微观经济承受的最底线,也是社会公众承受能力的最底线。

    众所周知,中国经济必须进行结构性调整。但真要调整,助力就来了。比如淘汰过剩产能,淘汰落后生产方式,那就要提高利率。但资金使用效率很低的国有大钢厂就会反对;结构调整就要扶持节能减排和环保产业,除了资本市场优先扶持外,国家也应拿出大笔资金扶持。但问题是,某些地方政府和部门更喜欢给自己发奖金,或去铺路建桥,搞面子工程,钱都花掉了,那来钱扶持节能和环保呢?

    经济结构调整的主力军更是来自于市场,来自于民间——民营企业通过成功的市场运作,获取利润,积累资本,形成核心技术,提高品牌附加值,进行产业升级或结构调整,。

    而这条路要走,一只凶猛的拦路虎就跳出来了——民间借贷成本居高不下。据安邦资讯调查,今年1-5月,作为民间借贷的窗口,温州民间借贷利率不断走高,月利率达到了6%以上,个别甚至高达10%。

    如此高利率侵蚀,一个正当经营的企业想盈利非常困难,其年毛利率要达到100%以上,除非企业自有资金丰厚,或者资金周转速度非常快,否则企业想死很容易,想活很困难,要实现利润积累,进行产品升级结构调整,那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 那么,为何民间借贷利率如此之高呢?原因至少有两个:一,目前商业银行主体是国有大中型银行,它们网络有限,自恃身份,很少能给微小企业贴身服务;二,民间有地下钱庄,但它们是非法的,既要担心借款人赖账,又要害怕被政府收缴,他们把这些风险成本算进去,民间借贷利率自然高得离谱。

    这就形成了中国特有的怪现象——中国是世界上储蓄率最高的国家,长期在40%以上,与此同时,中国是世界上民间借贷利率最高的国家,民间借贷年率长期在50%以上。中国金融企业血液充沛,特别是央行有巨大的储血库,然金融系统的毛细血管处于严重萎缩乃至坏死状态。中国遍地资金,中小企业却普遍拿不到便宜资金。中国的金融效率之低,名列世界前茅!

    人们不禁要问,为什么不能让地下钱庄阳光化,为什么不能实行核准制,充分放开中小信贷!好处太明显了:一、立竿见影地扩大内需。假定两年内全国开办1万家中小信贷公司,每家雇100人,就可以新增100万个就业岗位,而这些就业人口大多是中低收入者,其消费转化率非常高;二、将在短期内将目前民间50%~80%的年借贷利率降低到15%~20%,使中小企业重现生机与活力;三、随着中国微观活力再现,将重塑资本市场信心。

    这毫无疑问是对的,但是推起来难度之大令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 在舆论呼吁“中小信贷大包干”上,笔者在过去两三年可谓不遗余力,尤其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。2008年10月13日,本专栏以“金融大危机倒逼改革大攻坚”文指出——“应对危机扩大内需,中国分为应急与治本两个阶段。应急之策的核心是救股市——主要手段是释放货币流动性,将上证指数推到3000点以上(这个后来实现了)。救市是救急,是为了下一步改革攻坚赢得时间和空间,进而扭转外资与内资、国有与民间、富与贫、金融与非金融的四大财富再分配失衡,这势必将打破目前既得利益格局,进行改革攻坚。”

    在一周后,笔者进而以《中国应允许创建1万家中小信贷公司》文指出:“治本分为重树信心阶段和全面改革攻坚阶段。全面改革攻坚当以全面建立社会保障体系为中心,实现由全能管制型政府向有限责任型政府职能的转换。重树信心关键看两个标志:一、尽快推出创业板。再造中国未来发动机,但它仍需要时间周期。二,像当年推大包干那样推中小信贷,才是真正立竿见影、扭转全局的力举。

    创业板很快实现了,但对中小信贷的呼唤却石沉大海。原因并不难解:因为尽管某些主流金融人士对创业板的喜爱不如股指期货,但创业板毕竟可以造就数千亿的亿万富翁。中小信贷对中小企业有好处,对民间有好处,对社会有好处,但对金融既得利益者没有直接眼前的好处。

    在某些人士眼中,中小信贷活跃了,存贷差必然降低,尽管滚动速度更快了,小河有水大河满,大中型商业银行盈利说不定更多,但是毕竟竞争要激烈了,垄断门槛低了,不会有原来那么舒服惬意了。

    更重要的是,在某些部门眼中,中小信贷可以搞,必须一家一家的审批,否则备案大包干了,它的权何在,威何在?于是乎,中小信贷审批就变成了“挤牙膏”,跑“部“前进又添一支新军。“信贷大包干”千呼万唤不出来也就毫不奇怪了。

    不过,在20个月之前的这篇文章中,笔者明确发出警告:“是我们以当年推广大包干的胸襟、勇气和魄力,大力推广中小信贷发展的时候了。如果错失此战略机遇,则中国遭遇经济和金融危机的风险将大大增加。”

    很遗憾的是,“信贷大包干”至今仍被雪藏,而中国遭遇经济和金融危机的风险已经比20个月前大幅提高了。笔者在此再次预警:如果“信贷大包干”在6个月内推出,尚能产生一定的效果,否则,中国遭遇一场比2008年更严重的经济金融危机几乎在所难免。

    中国经济结构调整难吗?中国经济、社会、政治两难,多难吗?其实,只要有向阻碍结构调整的既得利益开刀的足够勇气和力量,都不难,而要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,才真难!

    “信贷大包干”就是最好的试金石。(作者为资深财经评论员,联系邮箱ztb6006@sina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